从检察院转身的小伙伴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李斌 李斌   2016-04-15

 

2015年春夏之交,在司法改革如火如荼之际,笔者借助微信平台进行了《检察官生存状况调研》,收集到了全国4420份有效问卷,并形成了3万余字的调查报告。调研中一个最大的发现就是对于是否想过离开检察院这个问题,只有一成左右(10.63%)的检察官表示从未想过,将近九成的检察官们都表示考虑过离职问题,其中将近四成的检察官是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38.03%),甚至还有百分之一左右(0.93%)的检察官已经选择了离开。为了进一步探究这部分离职检察官的所感所思,笔者在2016年3月再次通过微信平台进行了《检察官离职问卷调查》,此次问卷采集由于各种原因并未在微信公众号上推广,而是通过点对点的传播,总计收集了64份有效问卷,是前次问卷中离职数量的1.5倍。希望通过对这部分离职检察官的管窥,对一年来的司法实践进行注解。

 

一、样本概述

 

男士占大多数。在64名受访者中,男性前检察官占了将近七成,离职者中男女比例7:3,这个比例远高于前次问卷调查中的男女比例,在前次4420份检察官生存状态调查中,男性比例仅略高一成。因此,从整体情况来看,离职者中还是男士更加勇往直前。

 

 

 

31-40岁是离职的主力军。八成以上的离职者都集中在这个年龄段,其中31-35岁比例最高,占了全部受访者的45.31%,36-40岁的占35.94%,还有一成左右是25-30岁的前检察官,6.25%左右为41-45岁,尚未见46岁以上的离职检察官参与调查。

 

 

 

绝大部分离职检察官都在检察机关历练了五年以上。将近八成的检察官都有五年以上的从检经历,其中工作10年以上的占四成以上,工作6-9年的也占了三分之一,工作三年以下的只有5%左右。

 

 

 

绝大部分离职检察官都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甚至博士检察官离职者将近一成,远高于去年同期《生存状况》调查中的比例,后者的统计中硕士占三成(33.71%),博士也仅仅是1.27%。似乎意味着学历高的检察官有更强烈的离职倾向。

 

 

 

大部分离职检察官都是省以下基层检察官。将近半数(45.31%)的离职者都是基层检察官,另有半数左右是省级及分州市级检察官(各二成左右),从最高人民检察院离职的只有3%左右。

 

 

 

离职检察官中半数都是助检员,但部门负责人离职的也有相当数量。离职检察官中助理检察员、检察员占四分之三,助理检察员超过半数,另有二成以上为部门负责人,书记员离职的少之又少,只有3%左右。尚未见院领导级别的离职检察官接受调查。

 

 

 

离职检察官多数拥有公诉、批捕、自侦工作经历。七成以上的离职检察官都曾是个公诉人,在自侦岗位历练过的也将近三成,还有二成左右干过批捕,从事民行和研究室工作的也有一成左右,从检察业务的角度,从事过控申和案管工作的比例最低,只有6~7%左右。还有四分之一的检察官从事过其他辅助业务。每名离职者平均有在两个以上岗位历练的经历。

 

 

 

三分之二的离职者在新近一年中离开检察机关。超过九成的离职检察官都是在这最近两三年才离开检察机关的,其中离职不足一年者有67.19%,离职2-3年的有23.44%。

 

 

 

离职去向多为律所和企业。离职者中选择律所作为职业转型的超过四成,另有43.75%的前检察官们投身公司企业,而且大部分选择进入私营企业作为职业发展的另一个起点。还有极少部分检察官选择其他机关单位、事业单位、创业或者求学、待业,分别为1-3%左右。

 

绝大多数检察官都是通过辞职的方式进行转型。超过92.19%的检察官选择辞职,另有6.25%的检察官通过调动方式离开检察系统,还有1%左右是通过选拔、遴选、招考的方式离开。

 

 

 

二、离职检察官们的检察情结

 

离职者都认可检察工作对自己新职业的作用。被问及检察工作对新职位是否有帮助时,绝大多数检察官都认为检察工作对自己新职位有作用,认为作用很大的占了45.31%,没有人认为检察工作经历对自己的转型完全没有作用,但有一成左右认为作用不太大或作用一般。男性离职检察官对检察经历的认可度更高,其中认为检察工作对新职位作用很大的比例比女性离职者高了五个百分点,同时对检察工作的不满度降低了五个百分点。从检时间越长,对检察工作的认可度越高。工作十年以上的检察官们九成以上认为检察工作对自己的新职位很有帮助,其中认为非常有帮助的占六成左右,而这个比例在工作6-9年的检察官中仅为40.9%,在4-5年工作经历的检察官中只占36.4%。

 

 

 

绝大部分离职检察官都认为稳定性和职业声望是检察工作最大优势。将近八成的离职检察官都认为检察工作最大的优势是工作稳定,排在检察机关优势前几面的还有:职业声望比较高、在当事人面前有权威、公务人员有一些便利的关系网,还有两成左右的检察官认为检察工作中同事关系融洽、比较清闲,是检察优势所在,对改革前景看好的只有1人。另外,还有前检察官们认为食堂饭菜、时间弹性可以兼顾家庭、专业性较强等是检察机关比较吸引人的地方。

 

 

 

福利待遇低是离职的一个重要诱因。当被问及离职原因时,四分之三的离职检察官都认为是福利待遇太低导致,其他共同的离职原因还有晋升空间有限、工作没有成就感、管理过于行政化、缺乏职业尊荣感、出去看世界等,都超过了全部受访者半数以上的认同。其他工作压力大、职业风险高、新单位的优厚待遇都是次之因素,认同率都在三成以下。还有离职者认为原单位管理混乱、不能学到东西也是自己离职的一个重要因素。从检察官身份来看,大部分业务岗检察官都认为福利待遇低、管理过于行政化是自己离职的主要原因,但对从事过控申工作的检察官来说,出去见世面才是第一位的,对于民行和案管岗的小伙伴来说,晋升空间有限才是自己离职的主要原因。

 

 

 

三、离职之后怎么样

 

薪酬普遍提升。检察工作的薪酬低是造成检察官们离职的一个重要因素,转型后绝大多数前检察官都提升了自己的收入水平,只有6.25%的检察官认为收入没有明显变化、甚至还有3.13%的前检察官认为收入有所降低。其余九成前检察官都得到了更加丰厚的报酬,而且六成以上前检察官薪酬提高了三倍以上,还有一成前检察官骄傲地使自己的薪水翻了十番。这些提升幅度较高的新工作机会基本上都是由律所、私企发生的。

 

 

一个有趣的数据是,虽然离职者女性比例只有三分之一,但女性离职者的薪酬提升幅度远远大于男性,全部女性离职者的薪酬都翻了一倍以上,65%的女性离职者薪酬提高了三倍以上,高出男性十个百分点,但男性离职者中顶尖收入者比例又高于女性。这与女性偏好稳定的性格特点相符,如果没有确实优厚的条件,是很难吸引一名女性检察官的,但男性在资本市场的性别优势,又可以使其更加容易的获得更高薪水。

 

 

新工作收入多在8000元以上,低于此数的仅有一成,半数以上的离职检察官月薪都超过了2万,甚至还有17.19%的检察官获得了4万元以上的月薪。

 

 

 

前检察官们对新工作普遍满意。没有一个转型者对新工作产生不满,四分之一的前检察官非常满意自己的新工作,一半左右的检察官表示比较满意,还有四分之一的检察官表示有些地方满意,有些地方不满意,但对不满原因未做任何选择,从侧面也印证了整体的满意度基本上为百分之百。吸引检察官们的第一位就是丰厚的收入,然后是能够不断学习提升的氛围以及工作的成就感,半数以上的离职者在新工作中都有此收获。另外还有三分之一的前检察官们满足于更加轻松愉悦的工作环境、更少的工作压力。

 

 

 

随着离职时间的增长,对新工作的满意度逐渐提升,基本上转型四五年以上的离职者对新的工作百分之百满意。

 

 

 

四、回头看看检察院

 

离职者悲观看待司法改革。当被问及对司法改革前景的看法时,这些离职检察官们无一对此充满信心,半数左右的检察官认为改革前景不好说,三分之一的检察官认为改革是没有希望的,还有一成检察官表示不关心司法改革,只有18.75%的检察官还抱有一定的期望。

 

 

 

提高薪酬是司法改革成功的一剂良药。虽然对改革希望值不高,这些离职检察官们还是为坚守的小伙伴们出谋划策,将近九成的离职者认为将薪酬提高是提高检察工作吸引力的当务之急,甚至四分之三的离职者都认为至少要把薪酬提高两到三倍才能留住检察官,另外呼声较高的需求还有:减少事务性工作,只负责案件办理(70.31%)、去行政化管理(59.38%)、检察官能为自己的案件做决定(46.88%),对减少工作量的需求并不迫切(17.19%),员额制最不被看好,只有9.28%的离职者认为这会是提升检察工作吸引力的有效方式,还有离职者提出,组织能够挺身在前保护检察官各项权益,提升检察官社会荣誉感,提高队伍建设和管理水平,关注人的成长,这些都是检察机关需要树立的品质。

 

 

 

与此相应,九成的离职者都将提升薪酬和福利待遇作为检察机关留住人才的当务之急,同时应建立公平公正的晋升晋级和遴选制度、提高检察官地位、保障检察官独立行使检察权、改革绩效考核制度等都是检察机关留住人才的有效方法,其他如制定制度限制离职或者加强团队建设、开展文娱活动等是最不被看好的留住人才方式。还有小伙伴提出增大自由度、建立检察官职业保障体系,是留住人才的关键。

 

 

 

对检察事业的热爱将伴随离职者终生。当被问及未来是否还想回到检察院时,超过半数的离职者明确表示不愿意回归,还有三成左右的检察官说不好是否愿意回归,也有15.61%的检察官表示愿意回归,但同时他们强调这种回归不是回归到现在的检察体系,而是基于自己的检察情结,做一个真正的独立行使检察权的检察官。这种回归意愿随着转型收入的增高而降低,转型后收入越高者,越不愿意再次回归检察院。

 

 

 

 

 

 

实习编辑/董欣鑫


在读

热门评论

点击看看法律人在讨论什么